用户: 密码: 验码:      
  ChenDuxiu.Net 当前在线179
注册、发文请设置浏览器兼容。   
  纪念新文化运动100周年  研究动态  陈研通讯  独秀生平  独秀文章  独秀墓园  故乡人文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雁过留声>>查看留言
我要留言 | 刷新



身份:保密
姓名:蛮牛剑夫

 

留言内容:
尽管我没有时间对陈独秀的思想进行系统研究,但我从一些零零星星的信息中感觉到,陈先生的很多思想都是对的,是有利于国家和民族的。

  发表于:2004/1/4 0:41:55    



身份:保密
姓名:祖同明

 

留言内容:
我对陈独秀的客观认识与评价 我的家乡是安庆市(枞阳县麒麟镇),作为陈独秀先生的老乡我深感自豪也深为其思想、博学、人格、个性、理性、和对中国历史发展的真知灼见与正确预见所折服。人如其名,“独秀”即独特而优秀的品质和才华是我中华最值得自豪的人物。以他为代表的一代知识分子在宣扬民主、自由、张扬个性的过程中所体现出来地对中国传统人文精神的扬弃不能不说是他的独特而优秀之处,对于今天的知识分子来说也是值得吸收的精神财富。我一直尊敬和欣赏陈独秀的才气、智慧和人格,他是当今中国政坛与思想界无人可比的人才,但他的真实思想与行为却被世人所忽视或者说误解了,而那些荒谬的观点却在中国风靡一时,不能不说是中国人的悲哀啊!   他不愧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其学识渊博,懂日、英、法三国文字,工宋诗,善写隶书,对旧学很有功底,新学造诣尤深,思想锐利,通晓中西文明,是民主自由和科学的倡导者,他的政治预言已被现实证实(比如苏联的大清洗、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东欧巨变而解体等)是正确的,而且对于现在的中国正走向民主与自由历史趋势同样有现实意义。我想毛泽东的“实事求是”的思想也许就是陈独秀提倡科学精神的延续吧,毛泽东一直很尊敬与欣赏他的前辈兼老师陈独秀先生,但遗憾地是他没有继承和发扬陈独秀的民主与自由的普世真理而是走向了民主与自由的反面____独裁(专制),也没有陈独秀的学识渊博和高尚人格,进而酿成了后来的“文化大革命”的历史悲剧,也为后来的中国共产党的政权带来了专制这个消极影响,如果毛泽东很好贯彻了陈独秀的民主自由与科学那今日之中国也不会出现国共两党两岸对立,也不会出现众多的官僚与贪官,经济发展也会比现在发达多了,至少在经济上中国起步会早五六十年时间,如果从陈独秀提倡民主自由科学起一直执行和贯彻它那么这种政治思想经过八九十年(1915年-2004年)的发展早已深入民心了。 陈独秀可以说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位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在20世纪一、二十年代的辛亥革命、五四运动和第一次大革命的历史上,他都留下了巨大的足迹,被称为"思想界的明星"、"中国革命史上光焰万丈的大彗星"。他确实为中国难得的政治家、革命家与思想家。从他的作品《敬告青年》、《今日之教育方针》、《新文化运动是什么?》、《旧思想与国体问题》、《东西民族根本思想之差异》、《我的根本意见》、《吾人最后之觉悟》等等和他的晚年民主思想无不体现出他理性之思维,思想之精辟,学西贯中和巨大人格之魅力。在监狱中也不忘思索救国救民的方法,晚年的民主思想是对先前民主自由思想的一次飞跃,是在总结过去的经验和苦苦探索中得到的。即使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依然坚信自己的思想观点,没有丝毫动摇。   陈独秀认为:"在民主之基本内容(法院外无捕人杀人权,政府反对党派公开存在,思想、出版、罢工、选举之自由权利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是一样的,资产阶级的民主与无产阶级的民主,其内容大致相同。"这真是石破天惊的思想,不愧为天下第一大党派的创始人。   关于前苏联,陈独秀更是独具慧眼认为“斯大林肃反扩大化的错误,是苏联无产阶级专政的制度决定的。斯大林的一切罪恶,乃是无产阶级独裁制之逻辑的发展。在十月革命后的苏俄,明明是独裁制产生了斯大林,而不是有了斯大林才产生独裁制。十月以来,轻率的把民主制和资产阶级统治一同推翻。”在这里,陈独秀显示了一个思想家的锋芒。他的反思并不局限在追究领袖个人的欠缺,而是揭示整个体制的缺陷与先天性的不足,将批判的矛头指向无产阶级专政制度本身。陈独秀还把纳粹主义与布尔什维克等量齐观,彻底否定无产阶级专政制度。认为党的独裁,结果也只能是领袖独裁,任何独裁制都和残暴、蒙蔽、欺骗、贪污、腐化的官僚政治是不能分离的。在与友人的通信中,陈独秀说:"列宁之见解,在中国不合,在俄国及西欧又何尝正确。弟主张重新估定布尔什维克的理论极其人物。"现在思考陈独秀的这些言论,不能不为之惊叹。他在《今日之教育方针》中提到的四大方针:一. 现实主义,对于现实主义的解释请读者查阅陈独秀的《今日之教育方针》一文,这里就不再赘述。二.惟民主义,他对惟民主义的看法是“国家者乃人民集合之团体,辑内御外,以拥护全体人民之福利,非执政之私产也。易词言之,近世国家主义乃民主的国家,非民奴的国家。民主国家,真国家也,国民之公产也,以人民为主人,以执政为公仆者也;民奴国家伪国家也,执政之私产也,以执政为主人,以国民为奴隶者也。真国家者,牺牲个人一部分之权利,以保全体国民之权利也。伪国家者,牺牲全体国民之权利以奉一人也。民主而非国家,吾不欲青年耽此过高之理想;国家而非民主,则将与民为邦本之说,背道而驰。若惟民主义之国家,固吾人财产身家之所托,人民应有自觉自重之精神毋徒事责难於政府,若期期唯共和国体是争,非根本之计也。”三.职业主义,对于职业主义他的诠释是“现实之世界,即经济之世界也。举凡国家社会之组织无不为经济所转移所支配。古今社会状态之变迁与经济状态之变迁同一步度,此社会学者经济学者所同认也。今日之社会植产兴业之社会也,分工合力之社会也。尊重个人生产力,以谋公共安甯幸福之社会也。一人失其生产力则社会失其一部分之安宁幸福。生产之力弱於消费,於社会於个人皆属衰亡之兆。”四.兽性主义,何谓兽性主义陈独秀是这样解释的“兽性之特长谓何,曰意志顽狠,善斗不屈也;曰体魄强健,力抗自然也;曰信赖本能,不依他为活也;曰顺性率真,不饰伪自文也。”对现在来说依然有它强大的生命力,这四大方针也将会是未来若干年都要遵循的有效教育方针,看看我国目前的教育除职业主义外其他三点都没有很好地做到,这也是中国教育走不出困境的根本原因。为什么我们的先人陈独秀提出的这些观点没有被国人采纳呢?很大程度上由于政治的原因中国的教科书把陈独秀当成反面人物列入教材,所以人们很难知道真实的关于他的事迹、思想与人格。   读者如果有兴趣不妨访问以下网站,这些网站提供了陈独秀的个人作品和史学家们以及有良知的人们对他客观公正的评价。 http://www.chenduxiu.net  http://smxj.myrice.com/his/renwu/chenduxiu/index.htm  祖同明(安庆人) 

  发表于:2004/1/3 12:11:46    



身份:保密
姓名:山水田园

 

留言内容:
作者:山水田园 提交日期:2003-12-17 09:38:00 孤独的先驱者-——陈独秀       2003年9月,新版《胡适全集》在北大隆重发行。在这前后,也欣闻新编的《鲁迅全集》即将出版。这些新全集的出版,对推动胡适或鲁迅的研究深入和学术事业的繁荣无疑很有助益。从研究资料方面来说,也是锦上添花,因为此前胡适或鲁迅的研究资料可用“丰富”二字来形容。这批新全集的出版,也蕴涵着一层意思:希望能以此带动研究范式的转移而“重估价值”。这不禁让人想起了高倡“重估一切价值”的陈独秀,同为“新文化人”,这位先驱者却显得有点“孤独”。       从研究情况来看,陈独秀这位“新文化的旗手”是无法和昔日的“朋友”相比的,这位“五四运动的总司令”、中国共产党的缔造者也无法和昔日的“同志”相比,甚至也不能和昔日的“对手”相比。单说研究资料的出版这一项。1983年,三联书店出版了《陈独秀文章选编》,这是最早的较为全面的陈独秀研究资料,但搜罗有限,与陈独秀在中国近现代史的地位很不相称。三联在出版该书的同时,还计划出版一套《陈独秀研究资料》与之配套。该计划分五个部分,分别由北京大学、安徽大学、上海历史所和中国社科院近史所等单位承编。第一部分与第三部分于1983年完成,当第一部分交到出版社时,突然宣告停止执行。计划从此搁浅。            这只是二十年前的一桩旧事,今日重提,说陈独秀的“孤独”,只能谓是我等“后生多情”。如果把它放在陈独秀的生前和身后种种遭遇来看,又算得上什么呢?。陈独秀的研究,不仅是资料的不足,有的材料还没有解密,属于“敌伪档案”之列。现实里陈独秀的研究却又有着种种限制,其中包括一些民众的观念影响。远的不说了,就我们七十年代出生的人来说,所接触到的陈独秀恐怕就是另外一个样子:像“右倾机会主义者”、像“托陈取消派”、像“汉奸卖国贼”等。这些帽子,有的是陈独秀在世时就有的,有的是其身后所加的。印象中陈独秀是个批判的对象,以前的现实也确是如此。在1978年的“三中”全会以前,陈独秀谈不上研究,多被作为批判的对象而提及,说他不是“一个好的马克思主义者”,甚至是“混入党内”的“投机分子”!说陈独秀“混入党内”并非玩笑!由此可见陈独秀的“处境”。       这里可举权威的《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中“五四运动”词条为例,该词条只有一处提及陈独秀,原文为:“五四运动前夕,一些激进的知识分子如李大钊、陈独秀、毛泽东开始创办刊物、发表文章,提倡民主和科学”。陈平原先生对这段文字从史实上表示了怀疑:“谈论影响五四运动之得以形成与展开的‘知识分子’,李、陈、毛的排列顺序令人费解。就算排除‘温和派’的蔡元培与胡适,影响最大的‘激进派’,也仍非陈独秀莫属。尤其是谈论‘创办刊物’,还有比陈之主编《新青年》更值得夸耀吗?至于毛泽东在湖南主办的学联刊物《湘江评论》,总共只出版了五册,文章质量再高,也无法挤进五四时期重要刊物的前三名。更值得注意的是,《湘江评论》创刊号出版于1917年7月14日,将其放在‘五四运动前夕’论述,无论如何不恰当。”(陈平原:《触摸历史》)《大百科全书》出版于1986年,应该是“思想解放”的时期了。这里我们也不用怀疑编写者对这些基本史实的了解水平。      “谤积丘山,志吞江海,下开百劫,世负斯人!”1942年陈独秀逝世时,陈铭枢先生的这副挽联可谓写出了时人对陈独秀的看法,不仅写出了“历史”,也预示了“未来”。1932年10月,陈独秀被国民党逮捕。当时国民党一些人通电要求予以严惩,迅速处决。而在江西的中华苏维埃政府也幸灾乐祸,要求处理陈独秀。苏维埃的《红色中华》报和国民党的《中央日报》就此事的评论几出一调,这可能是当时处于严重对立的国共两党的唯一共识。“两个都自称‘革命’的政党都要把这颗‘中国革命史上光芒万丈的大彗星’除去而后快,真是耐人寻味。”(余杰语)                   “悠悠道途上,白发污红尘,沧海何辽阔,龙性岂能驯。”这位“终身的反对派”,拒绝走别人为他规定的路。“他的一生,有毁有誉,但毁过于誉。值得注意的是,对他的毁,多半来自萧墙”。(《陈独秀研究》第一辑)   历史怎么会如此呢?难道历史真的是如此吗?             “弱冠以来,反抗清帝,反抗北洋军阀,反对封建思想,反对帝国主义,奔走呼号,以谋改造中国,实现自由社会。”这是陈独秀在国民党法庭上的慷慨陈词,也是陈独秀一生的写照和近代中国的发展历程。在陈独秀的“自传”里,他把自己的人生阶段划分为三个时期:“康党——乱党——革命党”。甲午惨败,促使陈独秀关心时事,由“选学妖孽”转为同情康梁派,被目为“康党”。1903年参加拒俄运动,忠君爱国、请缨前敌为国赴难,却被说成是“犯上作乱”而遭通缉。报国无门,走向革命,转为乱党。一战之后,组建中国共产党。陈独秀自称“一生差不多消耗在政治生涯中”,并坦承大部分都失败了。1929年11月,由他创建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将他开除党籍。后来,他的托派学生再将他开除出托派共产党。1930年代在国民党的监狱里登了七年,出狱后他拒绝了中国共产党要其去延安“休养”的要求,拒绝了国民党出资由他组建新党的建议。晚年寓居江津,布衣蔬食。       陈独秀在中国政治史自有其地位,而在中国文化史也是一座丰碑。新文化运动在中国近代史上的地位自必待言。作为“新文化运动的旗手”,陈独秀提出了“民主和科学”这个近代史上的两大课题,把人权观、进化论和社会主义看作是近代以来人类历史的三大发明,积极倡导个性自由和政治民主。从《安徽俗话报》到《甲寅》杂志再到《青年杂志》(《新青年》),陈独秀致力于“惊钟适铎”,“开通民智”,其影响不止于精英文化,还包括家庭、婚姻和妇女解放等大众文化。作为一个观念人,“陈独秀对20世纪中国文化的影响,怎么估计也不过分。”(姜义华先生语)         “行无愧怍心常坦,身处艰难气若虹。”对于种种困苦磨难,陈独秀是坦然处之的。但我想到要以这句来做某种“借口”与“安慰”时,却有种不自在!只是希望种种艰难能早点过去。1980年代以来,在坚持真理的各方面的努力下,陈独秀研究终于突破了传统的“口径一致”,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像“右倾机会主义者”、“汉奸卖国贼”等帽子都被摘除。但影响所及,恐非一时所能消除。这里不禁想起了在独秀故乡的所见。那是在陈独秀创建的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周年之际。       有时回忆往事是件很无奈的事情。       2001年夏,在庆祝中国共产党创建八十周年之际,笔者曾和一批学子“寻访先烈的足迹”,去了陈独秀的家乡安庆。在那里,我们所寻访到的只是几块饱经风雨的石碑,上面刻着“陈独秀诞生地”之类字样。仅此而已。走在先烈曾经走过的路上,“先烈的足迹”只是一种想象的存在。而伫立在陈独秀的墓前,连这种“想象”都荡然无存了。我不知道该怎样来表达自己那时的心情,好在这里的情形和几年前袁鹰先生来时几乎一样,不妨借用袁先生的一段话:“夕阳无语。几行萧疏是树木,轻轻摆动尚未完全枯黄的叶子。周围没有房屋,也没有人影,墓园是寂寞的。//并不是无主孤坟,也不是乱草丛中的荒冢。墓前也有一块墓碑,碑前也有一方几米见方的小空地,供人凭吊,供人祭扫——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来送过花圈。//简朴的碑石上,只有五个大字:陈独秀之墓。”一切依然。其实现在的这里和十年前王观泉先生来此的感觉“杂草丛生”又有何变化呢?       作为此次活动的内容之一,青年学子们在安庆进行了有关陈独秀的知识和影响的调查。我们希望能够达到安庆人民的支持响应,也想以独秀乡人的热情来淡化观瞻墓园的失陌。那种失望的结果不想再提起了。让我惊诧的不是故乡人对陈氏的隔膜,而是那种极力回避的态度。青年人和中老年人一听说是来“调查”陈独秀的,就匆匆地走开。这种情况在意料之外,似又在意料之中。那日去看陈独秀的故居,房屋的破旧倒不必说,居住在里面的市民拒绝我们入内瞻仰的态度确实让人无语。          我们不是在寻求对陈独秀的崇拜,将陈独秀”偶像化“是不符合陈独秀自己意愿的,他曾极力要打倒”偶像崇拜”。我们只是希望能对先驱者应有的了解。如果这就是真实的现实,我们又怎么能面对那些曾经为国家、民族和子孙——今天的我们而艰难奋斗的先驱呢?       汤因比在分析解体时代知识分子的命运时说:“这些知识分子如果按照我们所下的内部无产者的定义来说,乃是双重的,他们不但是‘在’而不‘属于’一个社会,而且还‘在’而‘不属于’两个社会;他们虽然在最初阶段还可以安慰自己说,对于两个社会来说,他们都是不可缺少的,可是到了后来,连这一点安慰也没有了。”我不知道这句话是否适合陈独秀。我想还是以陈独秀的话来做为本文的结束吧:       “此骨非饥寒所困,一身为人类之桥”!      

  发表于:2003/12/18 21:24:51    



身份:保密
姓名:张军辉

 

留言内容:
又一稿发出望收并回音

 站长回复:
收到并已原文发表,在此感谢您的投稿和对陈研的关注。

  发表于:2003/12/9 11:21:40    



身份:保密
姓名:张军辉

 

留言内容:
文已发出接到请回音

 站长回复:
收到并已原文发表。

  发表于:2003/12/4 19:15:46    



身份:保密
姓名:布衣

 

留言内容:
想在此发一篇文字,怎样发?

 站长回复:
注册、登陆后点击发表文章,按说明进行即可,或将文章email至:webmaster@chenduxiu.net

  发表于:2003/12/2 21:06:46    



身份:保密
姓名:张军辉

 

留言内容:
有一文与沈寂先生商榷,本网站能发吗?如何发在本网发表?

 站长回复:
登陆后点击发表文章,按说明进行即可,或将文章email至:webmaster@chenduxiu.net

  发表于:2003/11/29 19:36:01    



身份:保密
姓名:张军辉

 

留言内容:
就《尊重历史、、、、》一文,谈翻案、还是纠正不良、、,事实求是、与时俱进等与沈寂先生商榷。 陈研会尽尽是在为陈翻案?

  发表于:2003/11/27 20:59:34    



身份:保密
姓名:张军辉

 

留言内容:
关于陈的后代问题的真实性有待与任建树、孙其明两位先生商榷

  发表于:2003/11/27 19:51:40    



身份:保密
姓名:张军辉

 

留言内容:
是否能把李银德先生的联系电话留给我?谢谢

  发表于:2003/11/26 19:29:20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333条留言 10 条留言/页 转到:

我要留言 | 刷新

Copyright © 2004 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本站顾问:沈寂 程继兵 徐晓春 张皖宿 主编:李银德 执行主编:陆发春 万多胜 蒋正涛

陈独秀研究 投稿信箱:shanghaipet@qq.com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发文管理

联办协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安庆市石化第一中学

皖ICP备11019635号-3 给我留言 赞助网站

| 网站地图 |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 帮助中心 | 图片新闻 |

xml聚合新闻rss2.0 firefox全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