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验码:      
  ChenDuxiu.Net 当前在线16
注册、发文请设置浏览器兼容。   
  纪念新文化运动100周年  研究动态  陈研通讯  独秀生平  独秀文章  独秀墓园  故乡人文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研究动态>>研究文章
  共有 5770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晚年陈独秀是怎样坚持马克思社会主义信仰的

  发表日期:2008年6月3日      作者:高国发 张同     【编辑录入:teng

 

改革开放以来,学术界对晚年陈独秀是否坚持信仰问题一直存在分歧。近几年新出版的陈独秀传记著作,说陈独秀晚年又回到五四时代的民主主义中去;“抛弃了马克思主义”、“放弃了一切主义”、“实质上是接近了第二国际修正主义”、“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等等。我们也是研究陈独秀的,却没有形成这种结论;与此相反,我们的结论却是:晚年陈独秀的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信仰,不但没有抛弃和背叛,而且做到了坚持、捍卫和发展,从而使陈独秀晚年的思想更加辉煌更有生命力。下面是我们的论述。诚望入会的各位学者给予批评和指教。

一、晚年陈独秀仍坚持社会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的规律

陈独秀在创建中国共产党前夕,就已经是一位马克思主义者,也可以说他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这在今天陈研队伍中已是常识。我们几年前曾发表过两篇这样的专论。俗语克们只论述晚年陈独秀对科学社会主义的信仰。

陈独秀于1942年5月逝世于江津。逝前四年,即1938年他发表《我们不要害怕资本主义》的著名文章,刊于这年8月24日《政论》旬刊第一卷23期上。(1)从时间上可以确定,这是陈独秀晚年的文章。文章表达了陈独秀的坚定的社会主义信仰。首先,陈独秀论述了社会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他义为资本主义发展,就是大工业的发展,生产力的大发展。生产力大发展使生产资料更加集中在私人手中。资本主义这种私有制度与社会化大生产不适应并发生尖锐矛盾,破坏着生产力。他指出,“聪明的人类,乃企图设法修改自己的缺点,即废除束缚生产力的财产私有制,以国家计划生产代替私人自由竞争,使社会生产力有更进一步的发展,这便是社会主义制的根本意义。”其次,陈独秀认为在不发达的资本主义条件下,社会主义也可以取代资本主义。他指俄国,资本主义虽没有欧美资本主义那样发达成熟,但毕竟有了资本主义发展基础,有了初步的工人阶级。他指出“十月革命本是政治的成熟,而非经济的成熟。”因为有布尔什维克党的领导,工人阶级迅速形成,才能在比西方落后的经济条件下,使社会主义胜利。当然,陈独秀也指出这样因政治首先成熟的社会主义胜利,国家要补上经济发达成熟这一课,消灭资本主义以至封建主义的痕迹。第三,陈列独秀认为中国必须走俄国革命之路,用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中国经济类似俄国不发达,甚至远落后于俄国。他指出“社会主义对于生产力之增高和人类幸福,都好过资本主义制,为取法乎上计,我们为什么不应该采用社会主义制来发展工业?”第四,陈独秀认为不要害怕资本主义。他从总结角度指出,近代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在同资本主义斗争中失败,“并非证明资本主义在本质上好过社会主义”,“原因在于没有集中的大工业,困此没有能够领导一般平民执行社会主义任务的产业无产阶级政党。”“资本主义是中国经济发展必经的过程。”资本主义发展,才有大工业发展,只有大工业发展,经济才成熟,促进政治的成熟,清除旧社会的落后性,“才能开辟新社会的道路。”可见,陈独秀分析论述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既充满历史唯物论,又充满历史辩证法。

二、在分析是中国国情批判民粹主义中表现了坚定的科学社会主义信仰

1938年8月,亚东图书馆出版 《陈独秀先生抗战文集》第6集。期中有陈独秀1938年7月在重庆民生工司的讲演稿《资本主义在中国》。(2)这是一篇关于中国抗日时期国情的精彩讲演。
陈独秀认为,抗日的中国,还不是成熟的资本主义国家,就性质而言是“初期资本主义国家”。根据初期资本主义经济不发达不成熟的国情,中国只有先搞民主主义革命,建立资本主义共和国,然后发展工业,待经济政治条件成熟了再搞社会主义革命,建立社会主义
制度。他认为资本主义在中国是必经阶段,不可跳跃过去。他批判民粹派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企图超越资本主义阶段而直接进入社会主义是违反经济发展规律的。他批判俄国民粹派,首先阐述马克思主义观点,指出“我们所相信之社会主义,乃是无产阶级社会主义,它的特质是废除私有及生产集中,和固执私有及均产的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不大相同”。他指出“社会主义生产制比资本主义生产制有更高度的发展”。社会主义经济条件只有在工业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才能够生长起来。即使像布尔什维克那样,社会主义经济条件不成熟,由于政治上首先成熟,而实现了社会主义,那也如列宁所说“俄国工人吃了资本主义不发达的苦”。中国更是如此。这说明,社会主义即使提前胜利了,也必须补上经济发展成熟这一课,不能让中国工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也吃工业不发达之苦。
这里我们知道,陈独秀对抗日中国社会性质、国情及战略步骤的分析,与毛泽东的分析大体一致。特别是对抗日后的中国补上资本主义课后走上社会主义通路,没有丝毫怀疑。笔者读的书很有限,真不知当时中国还有谁像陈独秀、毛泽东一样把国情和两步走战略讲的
那么清。
三、在批判护国主义中坚持和捍卫科学社会主义的信仰。
    1938年8月2l日亚尔图们馆出版了《告日本社会主者》,同样表现了晚年陈独秀的坚定社会主义信仰。(3)
由于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中国抗日各党派,团体组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日本的社会主义者们倒向日本政府一边。即使有名望的山川、佐野和铃木茂三朗等,也都由社会主义转向护国主义,背叛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中国社会主义者自然地要揭露批判这种机会主义的护国主义。可是日本社会主义者却说什么“在中日战争中,只许中国社会主义者考赞助爱国运动,而我们日本社会主义者转向爱国主义就应该被斥责吗”?
针对日本社会主义者的护国主义错误思想,陈独秀同答:“对于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反抗帝国主义的战争,即令是资产阶级领导的,全世界工人阶级社会主义者(战时两方面的工人阶级社会主义者,自然都包含在内)也应该援助这一反抗战争。本是我们科学社会主义者
前辈自己所曾经实践的遗教,而今天我们的日本同志背弃了前辈社会主义大师的遗教!”从文章此时用惊叹号来看,陈独秀对日本社会主义者变成护国主义者是多么气愤。
陈独秀指出护国主义的要害是“不把建设社会主义立足在革命国家间分工互助上,而立足在预先占取资源以争胜。这是中国旧时大家庭各房媳妇抢着‘积私’的丑态,还配谈什么社会主义建设!”“欧洲资产阶级御用的所谓社会主义者的背叛行为,日本社会主义者也都
学会了。”这就揭穿了日本社会主义者成为日本帝国主义政府的侵略帮凶的可耻嘴脸,他们的护国主义,就是对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的背叛。
陈独秀在文中最后阐明中国社会主义者严正的立场,告诫日本护国主义者:“如果许我们做一个荒唐的假定,中国战胜日本后成为一个帝国主义国家,侵略日本时,则中国社会主义者,便应该首先反对本国政府,赞助日本政府及人民对华抗战!”同样用这个惊叹号,使我们知道陈独秀作为一个中国社会主义者代表,是多么理直气壮、态度严正、掷地有声。这位游离在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两大抗日党外的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者,品德是多么高尚而光辉! 
四、在同托派论战中坚持捍卫科学社会主义的信仰
     1937年陈独秀出狱后,已经脱离托派组织。他己宣布,不代表任何党派。但是由于历史问题的联系,陈独秀与个别托派成员,乃至托派领导托洛茨基都通讯研究抗战中党派关系。这是一位学者出身的领袖人物的特点。陈独秀的性格坚定、明朗、穿透性强。在同托派研究实际问题中,不能不表现论战姿态。他同托派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出现分歧。在对待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问题上,托派反对,陈独秀拥护;在全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问题上,托派反对,陈独秀拥护;在抗日战争中,托派主张直接社会主义革命,陈独秀则主张两步走,先民主革命,然后社会主义革命。托派自以为百分之百的马克思主义,“妄图依靠第四国际支部的名义,闭起门来自立为王”,实际上成了“关门主义的极左派小集团,可以看出,陈独秀一点都不问避,一点都不客气。
     托派朋友们论战不过陈独秀,竟然攻击陈独秀,说陈独秀否认苏联社会主义,是对无产阶级专政的背叛。陈独秀则有理有据地说,后期苏联是官僚集团专政,实行独裁,没有民主,苏联社会主义己中途变质。从总结国际社会主义运动历史教训的角度,批评了托派对
斯大林的迷信。
     陈独秀与托派论战,既有理论勇气、理论基础、现实根据,又有政治勇气、政策水平。托派朋友孙洪伊和明秋原先生希望陈独秀跳出马克思主义圈子。陈独秀则在1941年1月19日《给Y的信》(即给何之瑜的信)(4)中,批判孙、胡“乃彼辈一向之偏见,不足为异”。
这从反面证明陈独秀是在坚持和捍卫马克思主义。为了说服人教育人,陈独秀更重于对事实进行科学分析,并不把马克思主义当永远不变的教条。陈独秀说“自来之论,喜根据历史现在之事变发展,而不喜空谈主义,更不喜引前人之言以为主论之前提,此种‘圣言量’的办法乃宗教之武器,非科学之武器也,”陈独秀说:“重新估计布尔什维克的理论极及其领袖(列拖在内)之价值,乃根据苏俄二十余年的教训,非拟以马克思主义为尺度也。”看看想想,这种不唯书,不唯上,不唯名和权利的实事求实态度,不正是我们党长期坚持的,马克思主义学风吗?这种思维方式不正是我们党长期坚持的思想路线吗?陈独秀在同托派论战中坚持和捍卫马克思主义,不但在陈独秀个人历史上。就是在中国革命史,中共历史上也是一大亮点。
五、在揭露批判后期苏联假社会主义中坚持捍卫和发展社会主义
1940年9月和1941年11月,在同托派论战中,陈独秀先后写了《给西流的信》和《我的根本意见》。(5)这是两篇关于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历史经验的重要著作,标志晚年陈独秀坚持科学社会主义信仰显现了新的辉煌。
陈独秀指出:“科学、近代民主制、社会主义,乃是近代人类社会三大天才的发明,至可宝贵。”当我们读书看到这句话时,哪怕只见到这句话,也就不应给陈独秀加上“抛弃一切主义”的坏名。陈独秀把社会主义看作“天才的发明”、“宝贵”,这哪里有背叛马克思主义的影子呢?
陈独秀批判后期苏联,指出它是“中途变质”的假社会主义。用什么作为评判标准呢?民主。民主是区分真假社会主义的诚金石。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后期苏联实行领袖和官僚集团专政,搞独裁,废民主,背离科学社会主义。他列出许多现实的根据加以论述,令
人信服。陈独秀认为没有政治上的民主,就没有经济上的社会主义。为什么?他指出:“政治上的民主主义和经济上的社会主义是相成而非相反的东西。”“斯大林式的官僚政权、残暴、贪污、虚伪、欺骗、腐化、堕落、决不能创造甚么社会主义”,不过是“世界列强之一而已”、“早已离开了社会主义”。“硬说它是社会主义国家,便未免糟蹋社会主义了!”又是一个惊叹号。表明陈独秀在写到这里时的心境,是多么充实、自信,批判的多么秀彻,捍卫科学社会主义的气度多么坚定英勇!
     当然,笔者也了解国内许多学者反对陈独秀对后期苏联的评价。这也是当前学术前沿的重大分歧。研讨,是探索真理的台阶呀,越研讨越明确。我相信这次研讨会上,还会有揭批后期苏联假社会主义的论文。而且会论的更深刻、更有说服力、对今天搞社会主义都会有巨大指导意义。
六、在论被压迫民族前途中坚持科学社会主义信仰
    1942年5月13日,即陈独秀逝世前14天,陈独秀写出一生最后一篇文章《被压迫民族之前途》。(6)文章反映出,陈独秀至死都是一位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者。
    当时,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在激烈进行。国际上阵营明显,德意日一方,英美俄一方,具有世界主宰性。战争把许多落后的民族拖进了去。就经济不发达不成熟的条件而言,落后民族在战争中谈不上实现社会主义。陈独秀指出:“在今天,落后民族无论要发展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都非依赖先进国家不可。只要不是民族夸大狂的人,便能够认识这种命运。”“如果有一个领导国际集团的社会主义国家出现于纳粹失败后的德国,先进国和落后国不久便会融成一个社会主义的联邦。”
     我们回顾二战历史,看陈独秀的分析和预见,虽然没有出现一个社会主义联邦,便确实出现了一个社会主义阵营。这里我们不是抓抓住陈独秀预见对多少,对不对,而是要抓住预见中的坚定的社会主义信仰。在那样战乱中,陈独秀仍然相信可能出现社会主义新国家。一个伟人,变成一个落魄的学者,临死前还期望被压迫民族掌好自已的航船之舵,有条件就去实现社会主义。这颗伟大高尚的心灵,迟早会被中国全世界历史的所承认所敬仰。
《被压迫民族之前途》一文,又一次从总结国际社会主义运动角度,概括苏联的历史功绩和历史教训,陈独秀赞成前期苏联,赞成十月革命道路,指出,“当时全世界劳动人民、全世界被压迫民族,都看着莫斯科是全世界被压迫者的灯塔,是全世界革命运动的总参谋部。”陈独秀批判后期苏联“中途变质”、“站在俄国民族利益的立场”、“放弃了世界革命为中心的政策”、实际上成为“世界列强之一”。
     陈独秀能在50多年前紧密结合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正反两方面历史经验教训、揭开后期苏联中途变质的秘密是在于独裁、取消民主。实际上,陈独秀是为如何巩固发展社会主义指明了前进的道路。试问,中国有陈独秀这样的共产党创始人,有他这样的学者和
思想家,中国共产党和中华民族不应感到自豪吗?陈独秀还不应当在中国大地上,在他亲自创造的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里站起来吗?
 
 
注:(1)张勇通、刘传学编《后期的陈独秀及其文章选编》
      四川人民比版社、1980年12月第一版 、第170页。
   (2)同上、第145页
   (3)同上、第165页
   (4)同上、第208页
   (5)同上、第195、203页
    (6)同上、第228页

上一篇:陈独秀的扩大与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的思想
下一篇:陈独秀社会主义思想的深层困局

 相关专题:

·2008陈独秀社会主义思想学…

·2008陈独秀社会主义思想学…
 
  热门文章:
 · 历史的反思——陈独秀研究剪[90002]
 · 独立高楼风满袖[81774]
 · 立志报国,投身革命[75730]
 · 金粉泪五十六首手迹[74874]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Copyright © 2004 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本站顾问:任建树 沈寂 程继兵 徐晓春 张皖宿 主编:李银德 执行主编:陆发春 万多胜 蒋正涛

陈独秀研究 投稿信箱:shanghaipet@qq.com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发文管理

联办协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安庆市石化第一中学

皖ICP备11019635号-3 给我留言 捐助网站

| 网站地图 |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 帮助中心 | 图片新闻 |

xml聚合新闻rss2.0 firefox全面支持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