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验码:      
  ChenDuxiu.Net 当前在线14
注册、发文请设置浏览器兼容。   
  纪念新文化运动100周年  研究动态  陈研通讯  独秀生平  独秀文章  独秀墓园  故乡人文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研究动态>>
  共有 311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张庆:陈独秀挽联拾遗

  发表日期:2019年12月4日      作者:张 庆     【编辑录入:多声

 

安庆市懒悟艺术馆是为了弘扬画僧懒悟的书画艺术而成立的,除了懒悟法师的固定展陈,也举办懒悟法师同时代及现代艺术家的展览。除了收藏和展览,懒悟艺术馆还创办了《培原讲坛》,记得讲坛的首秀就是我的《邓石如楹联拓片赏析》。后来,安庆楹联高手白启寰、牛松胜及书法家姚悦诸先生,就楹联制作、安庆名胜楹联赏析、楹联书写技巧一一登坛传教。我既是始作俑者,也成了楹联知识的受教者。2016年,懒悟艺术馆率先在民营展馆中成立了党支部,支部书记李银德先生是原安庆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也是全国知名的陈独秀研究专家。由任健树和李银德共同主编的《陈独秀著作选编》,收录了陈独秀从1897--1942年间的作品890篇,计六卷277万字,被学界认为是研究陈独秀的第一手资料。在选编的各类文体中,我偏爱的就是陈独秀的楹联。



陈独秀最著名的楹联,莫过于1933年在南京监狱写的“行无愧怍心常坦,身处艰难气若虹”。此联是写给画家刘海粟的,其实也是写给陈独秀自己的。在陈独秀为数不多的楹联中,还有两副挽联。1921年孙中山在广州主持召开朱执信遇难一周年纪念会,时任广东省教育委员会委员长的陈独秀送上了一副挽联“失一执信,得一广东,得不偿失;生为人敬,死为人思,死犹如生”。这一时期,是陈独秀和陈炯明的“蜜月期”。肩负着将新文化和社会主义思潮带到广东并在广东筹备共产主义组织的陈独秀,正踌躇满志,便有了这指点江山,盖棺论定的挽联。


另一副挽联“先生已死无乡长,小子偷生亦病夫”,是1939年陈独秀在四川江津为方守敦所作。陈独秀和方守敦的相识始于葛襄和邓初,葛襄(字温仲)是陈独秀留学日本的同学,其父葛振元和桐城鲁谼方家乃至交。而邓初(字仲纯)也是陈独秀留学日本的同学,和葛襄是郎舅关系。这一年,陈独秀寄居在江津的邓初家里,邓初的夫人经常闲言碎语,闹的鸡飞狗跳。这位不依不饶的邓夫人就是方守敦的侄女。陈独秀写完这副英雄气短的挽联,便搬出了邓家。几经辗转,住进了鹤山坪的石院墙,也就是现在的重庆江津区陈独秀旧居陈列馆。
《陈独秀著作选编》出版发行后,又陆续发现了一些陈独秀的未刊文字。2009年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上,陈独秀致胡适的1327页信札首度面世,国家文物局行使优先购买权,中国人民大学以554万元购藏;2017年北京保利《猗欤新命—纪念新文化运动100周年》拍卖专场,首发了陈独秀致汪孟邹12页信札。安庆也发现了陈独秀写给外甥葛康俞(葛襄次子)的书法条屏,涉“南陈北李”的首次相晤。然而十一年来,陈独秀的楹联未再新现,更遑论挽联了。



20191114日,我到安庆市图书馆申报桃元艺术村分馆。因部门主管出差,我便上了三楼的古籍部。记得曾收集过一张民国时期菱湖公园胡七姑祠的老照片,遂试着问一下有无这方面的文献。管理员小罗在系统中进行了搜寻,查到了一册《怀宁贞孝胡七姑言行略》。我赶紧出示、复印身份证,填好借阅卡,在兴奋中品读这意外之获。


这是一册民国十四年的活字线装本,黑色双栏笺格,单鱼尾,由胡远芬辑录。从胡远浚撰写的行状看,这位故人是皖省著名商贾、“胡玉美”第二代掌门胡竹芗的女儿胡娴静。因排行第七,人称七姑,胡远芬、胡远浚是七姑的两位兄长。胡娴静17岁那年,未婚夫孙本佑暴病身亡,七姑矢志欲自尽,经胡竹芗屡劝乃止。自此茹蔬服素,侍父十余年。1904年底胡竹芗去世,七姑哀伤过度,四个月后呕血而殒。如此贞孝,在省城安庆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前来吊唁的不乏达官贵人、耆老士绅,便有了这些挽辞、挽诗、挽联。到了1925年,“胡玉美”第四代掌门胡子穆在菱湖公园胡家祠堂旧址修建“胡七姑节孝祠”,便有了这本由七姑的姐夫舒鸿贻题签的诔文集。
翻着翻着,我觉着我不是唯一看过这本诔文的读者,因为我在阅读写胡家、写舒家、写邓家、写菱湖的相关读本中,感触到了诔文的气息。翻着翻着,我感觉自己应该是看过诔文的读者中,最认真的一个。因为我在翻到挽联汇编时,发现了一副别样的挽联:
振风化于衰微鲁女懔贞曹娥媲孝
借湖光以供养莲花献洁菱叶环清
别样,不在于遣词用句,不在于平仄对仗,而在于挽联的作者除了同邑的吴增荣厚安,还有一位并列的同邑叫陈乾生仲甫。乾生是他的官名,仲甫是他的字,他更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陈独秀。

这位字厚安的吴增荣文献无征,但我知道陈独秀的大姐,嫁给了在安庆城西大新桥开“吴永顺”酱坊的吴向荣。而这位吴增荣,可能是吴向荣的哥哥,也可能是吴向荣的弟弟。我拿起手机,向吴向荣的孙子吴孟明先生求证。九十高龄的吴老,因身体的原因未能给出答案。其实哥哥弟弟并不重要,有意义的是这副联署的挽联,道出了陈独秀和大姐一家的亲情,陈独秀后来资助吴向荣的儿子吴季严到法国勤工俭学,并引领吴季严走上了革命道路。北伐战争时期,吴季严是叶挺独立团的政委和党支部书记。挽联还道出了陈独秀、吴家和胡家的交往至少在1905年,而不是1907年胡子穆留学日本期间。

1938,陈独秀、吴家和胡家在江津仍有交往,吴向荣的三儿子吴景羲和胡子穆打算合开米店,后因胡子穆到国立九中任教而取消。一次,胡子穆到石院墙看望陈独秀,陈独秀作诗“嫩秧被地如茵绿,落日衔山似火红。闲倚柴门贪晚眺,不觉辛苦乱离多”,并挥毫相赠。194261日,陈独秀的灵柩在江津鼎山脚下的康庄安葬,参加葬礼的人群中就有同邑的胡子穆。

然,别样也在于挽联本身。其上联远绍东汉,用鲁女曹娥之典,意在道化兴行、真风丕阐,下联则翩然落地,以莲花菱叶喻七姑之冰清玉洁。此联上仄下平、前因后果、借古颂今,在陈独秀不同时期的三副挽联中,最合规矩。

 


作者简介:张庆,安庆市懒悟艺术馆馆长,安庆市收藏家协会会长。

 


上一篇:胡适给陈独秀的一封信对我思想的影响
下一篇:巴蜀两地书——杨鹏升与陈独秀的书信往来

 相关专题: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热门文章:
 · 历史的反思——陈独秀研究剪[90506]
 · 独立高楼风满袖[82224]
 · 立志报国,投身革命[76207]
 · 金粉泪五十六首手迹[75426]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Copyright © 2004 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本站顾问:沈寂 程继兵 徐晓春 张皖宿 主编:李银德 执行主编:陆发春 万多胜 蒋正涛

陈独秀研究 投稿信箱:shanghaipet@qq.com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发文管理

联办协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安庆市石化第一中学

皖ICP备11019635号-3 给我留言 捐助网站

| 网站地图 |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 帮助中心 | 图片新闻 |

xml聚合新闻rss2.0 firefox全面支持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