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验码:      
  ChenDuxiu.Net 当前在线134
注册、发文请设置浏览器兼容。   
  纪念新文化运动100周年  研究动态  陈研通讯  独秀生平  独秀文章  独秀墓园  故乡人文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独秀墓园>>谒墓祭奠
  共有 8898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访陈独秀墓

  发表日期:2004年12月11日      作者:看云的石头     【编辑录入:多声


发表日期:2004年5月29日  出处:网上  作者:看云的石头  已经有282位读者读过此文

1、

去安庆前一天,朋友托我去陈独秀墓看看,这才让我想起,陈独秀是安庆人士。陈独秀虽然病逝四川,遗嘱却是要落叶归根,却没有想到这会给他的家乡和家人带去什么。

安庆位处丘陵地带,有近千年的文化历史,统治中国文坛二百年的桐城派就出在这里。问问现代的人,知道桐城派的人可能没有几个,没听说陈独秀这个名字的人大概不会很多,奇怪的是,在地方电视台上,你可以看见对桐城文庙的旅游介绍,也天天能见到天柱山、九华山的风光,可从来就看不见陈独秀的墓碑;在地图上,也只能在介绍安庆市的文字里找到陈独秀墓的字样,就是找不到去的路径,还不如地图上随便一个小小的低级市场来的显眼;路边的门面店里的柜台上摆放的“金瓶梅”、“武则天”、“玉蒲团”之类的黄色碟片的香艳画面一律冲着街面,在书店里却找不到有关陈独秀的任何资料。

我们住在安庆郊外的一个乡村里,朋友告诉我陈独秀墓离我们住的地方有五六公里的路程。连续三个雨天使人无法出门,我们只能呆在屋里聊天打牌。我的朋友于96年去过那里,他给我讲述了有关陈独秀墓的一些情况。水泥外表的墓包很小,在一片树林之中,一块灰色的石碑上面刻着“陈独秀之墓”,别无其他。在墓园就近的山坡上有陈独秀之子的墓地,具体是哪一子,我的朋友已经记不清楚了。

一月十二日,见到阳光的第三天,朋友带我出门。越过两道长长的山坡,转了几条乡间小道,问了几个路上的行人,用了四十分钟,我们骑车到了一座小山的前面。
在我的眼前是一个水泥厂,面前的山被开采了一半,水泥厂的烟囱里冒出的烟在山顶上形成烟盖,在风吹之下又四处飘散。
朋友指着前方一片紧密的柏林告诉我陈独秀就葬在那里,在外面看不见墓地。这片柏林在山坡下的一个洼地里,从成型来看,因是为陈独秀墓而种植的。柏树有十余米高,树干笔直往天上伸,在外面,看不见一棵弯曲的树干,这和陈独秀这个人到是相印成辉。四周不见人迹,山坡上密密麻麻的墓碑和荒草透着苍凉,高耸在山边的烟囱到是生机勃勃,压迫着此时去拜访独秀先生的灵魂。

2、

瞿秋白在死后没有得到安宁,被人民掘了坟扬了灰,而陈独秀却能幸免于难,因为他的墓地在荒野之中,让人难于察觉。陈独秀先生生前没有得到过安宁,死后能有一块清幽之地,与松柏相伴,也算是一个安慰了。
我们顺着小路穿过树林,来到了陈独秀墓前,从朋友吃惊的眼神可以看出,我们面前的墓地已大非从前。墓地正在修缮之中,已近完工,一些工匠正在或蹲或坐着抽烟休息。柏树被砍伐了一些,在原墓地土基上建起了两层大理石基座,墓包被大理石重新封盖,怎么看都像是一座爆发户的坟墓。
看着新修的墓地,心理很不舒服,大概是和我想象的太远,一时不能适应。朋友在傍慨叹:“同是党的创始人,一个睡在山岭上,一个睡在山凹里!”我笑了笑不置可否。有人有王者之气,有人有清癯之态,死后各安其份,又何不可,一个被记住的高尚的灵魂是无法用尊贵来评价的。
面对墓地,心里肃然,就在这地下睡着一个也许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个不搞权谋的政治家,一个将自己的灵魂燃烧干净的人,一个宁折不弯的草莽英雄,一个被历史不断改写的先驱。这个人只是想着死后能归于家乡的尘土,而现在,在他的身上覆盖了厚重的大理石,不知他那不朽的身躯还能承受得起这一份新添的沉重吗?
我们围着墓地转了一圈,因气氛不好,没有多耽搁,便走向墓地后方约百米处的陈独秀纪念馆去了。

陈独秀纪念馆是一个很小又很破旧的庭院,两边是两排破烂的平房,中间是一个二层楼房,就像附近的民居,馆藏文物就陈列在这个二层楼房里。院子里没有人,我们贴近窗玻璃向陈列室内张望,光线很暗,除了就近窗户的几张照片以外其他都看不清楚。
在院门边上竖立了一小方陈旧的石碑,上面刻着“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字样,这让我想起来陈独秀墓道进口边上新立的刻有“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字样的石碑,大概是因为文物级别升高了才重修的墓吧。这样的修法本身就是对文物的破坏,可以说是重建的墓地,似乎只是要拔高一下陈独秀的地位吧。如果墓地的性质变成了国家级文物,不知道地方上是否要立一座大庙在那里呢?

3、

朋友带我出了院门,在一条岔开的小路我们走上山坡,去寻找陈独秀后人的踪迹。
上了山坡不远,在山道边上停放着一个黑漆的棺材,棺木被用石棉瓦和红专搭建成的两面通风的小房遮盖。棺木下面铺满的石灰已经发黄,在棺钉部位插着竹快,显然是没有封棺。朋友告诉我这是一个不能封棺入土的死者,因为没有后人相送所以不能封棺而且要在这里等待,大概要等堂里的后人,用后人的头发束钉封棺。细问说法,因为朋友也不是当地人,所以风俗不详。
在停棺的对面是一小片陈姓的墓地,墓形都是普通民间式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问朋友陈独秀之子是不是就葬在这里,朋友也记不清具体的部位,就近看日期都是九十年代立的墓碑,也就没有确定。于是,我们继续向上搜寻。越搜越远,依然没有找到,以至于朋友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带错了道。朋友告诉我他在96年来的时候路口是有一块指向牌的,而我们上来的时候却没有看见。
我们原道返回到了岔路口,在荒草和泥土之下找到了那块被压断的指路牌,蹭掉上面的泥土,“陈独秀之子陈松年之墓向上”的字迹显现出来,这说明我们走的路没有错。沿山坡回上,在清代、民国以及现代杂乱的墓碑中仔细搜寻,我们又回到了那片陈姓的墓地,在这里找到了陈松年的墓,顺着墓碑的落款往周围看,方知这些墓下所葬都是陈独秀的后代。
我在陈松年墓碑的背面找到了记事的碑文,碑文上的字迹很不清楚,隐约可辨“松年乃延年乔年二烈士之胞弟”、“安庆市政协委员”等字样,上面还有诗句,写的很糟糕,没有一点名家风范。
在陈松年墓的边上是陈永年的墓地,碑文上注明永年乃松年之弟,不知道是否是陈独秀的第四子。在下方有松年之女的墓,碑文上刻有“战斗在钢厂”之类的句子,已不成诗,只能说是顺口溜了。
我对陈家的墓地已经没有了兴趣,我久久的站在陈家墓地对面的棺木前,想着这棺木里躺着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4、

快放下你们的葡萄酒杯,
莫再如此的在昏迷沉饮;
烈火已将烧到你们的脚边,
你们怎不起来自卫生命?
呀,趁你们的声音未破,
快起来把同伴们唱醒;
趁你们的热血未干,
快起来和你们的仇敌拚命!
在这恶魔残杀的世界,
本没生趣之意义与价值可寻;
只有向自己的仇敌挑战,
就是死呀,死后也得安心。


这就是陈独秀,是否还有人能记起这就是陈独秀呢?这就是被共 产 党开除的共 产 党的创始人!这就是被托派开除的托派中国共 产 党左派反对派领导人!这就是那个被关在国民党的监狱而不论是国民党还是共 产 党都想杀之而后快的被无数学人所敬仰的学者!这就是因为一碗四季豆烧肉而导致他的生命结束的一个贫病交加的躯体!这就是那个肉身毁灭后也无几人敢亲近的高尚的灵魂!这个人就是陈独秀!

一瓶一钵蜀西行,久病山中眼塞明;僵死到头终不变,盖棺论定老书生。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发表人:桥子

IP:61.191.242.33

发表人邮件:wanqiao168@sohu.com 发表时间:2004-9-26 21:02:56
    能不能公正评价陈独秀先生,不仅仅是其个人的待遇问题,而是涉及我们这个民族的眼界和视野能否真正向前,因为陈独秀所倡导的思想代表的是一个民族的良知!




发表人:写的非常好!

IP:218.22.140.82

发表人邮件:cs@system.com 发表时间:2004-6-25 13:01:26
    当年我去看还是市级文物的陈独秀墓感觉固然凄凉,却让我想到了托尔斯泰的墓。现在我看到了远远望去像个天文馆的省级文物陈独秀墓,让我以为谁个发了大财,把陈独秀的墓地买去修了自己的墓!

已经有282位读者读过此文

1、

去安庆前一天,朋友托我去陈独秀墓看看,这才让我想起,陈独秀是安庆人士。陈独秀虽然病逝四川,遗嘱却是要落叶归根,却没有想到这会给他的家乡和家人带去什么。

安庆位处丘陵地带,有近千年的文化历史,统治中国文坛二百年的桐城派就出在这里。问问现代的人,知道桐城派的人可能没有几个,没听说陈独秀这个名字的人大概不会很多,奇怪的是,在地方电视台上,你可以看见对桐城文庙的旅游介绍,也天天能见到天柱山、九华山的风光,可从来就看不见陈独秀的墓碑;在地图上,也只能在介绍安庆市的文字里找到陈独秀墓的字样,就是找不到去的路径,还不如地图上随便一个小小的低级市场来的显眼;路边的门面店里的柜台上摆放的“金瓶梅”、“武则天”、“玉蒲团”之类的黄色碟片的香艳画面一律冲着街面,在书店里却找不到有关陈独秀的任何资料。

我们住在安庆郊外的一个乡村里,朋友告诉我陈独秀墓离我们住的地方有五六公里的路程。连续三个雨天使人无法出门,我们只能呆在屋里聊天打牌。我的朋友于96年去过那里,他给我讲述了有关陈独秀墓的一些情况。水泥外表的墓包很小,在一片树林之中,一块灰色的石碑上面刻着“陈独秀之墓”,别无其他。在墓园就近的山坡上有陈独秀之子的墓地,具体是哪一子,我的朋友已经记不清楚了。

一月十二日,见到阳光的第三天,朋友带我出门。越过两道长长的山坡,转了几条乡间小道,问了几个路上的行人,用了四十分钟,我们骑车到了一座小山的前面。
在我的眼前是一个水泥厂,面前的山被开采了一半,水泥厂的烟囱里冒出的烟在山顶上形成烟盖,在风吹之下又四处飘散。
朋友指着前方一片紧密的柏林告诉我陈独秀就葬在那里,在外面看不见墓地。这片柏林在山坡下的一个洼地里,从成型来看,因是为陈独秀墓而种植的。柏树有十余米高,树干笔直往天上伸,在外面,看不见一棵弯曲的树干,这和陈独秀这个人到是相印成辉。四周不见人迹,山坡上密密麻麻的墓碑和荒草透着苍凉,高耸在山边的烟囱到是生机勃勃,压迫着此时去拜访独秀先生的灵魂。

2、

瞿秋白在死后没有得到安宁,被人民掘了坟扬了灰,而陈独秀却能幸免于难,因为他的墓地在荒野之中,让人难于察觉。陈独秀先生生前没有得到过安宁,死后能有一块清幽之地,与松柏相伴,也算是一个安慰了。
我们顺着小路穿过树林,来到了陈独秀墓前,从朋友吃惊的眼神可以看出,我们面前的墓地已大非从前。墓地正在修缮之中,已近完工,一些工匠正在或蹲或坐着抽烟休息。柏树被砍伐了一些,在原墓地土基上建起了两层大理石基座,墓包被大理石重新封盖,怎么看都像是一座爆发户的坟墓。
看着新修的墓地,心理很不舒服,大概是和我想象的太远,一时不能适应。朋友在傍慨叹:“同是党的创始人,一个睡在山岭上,一个睡在山凹里!”我笑了笑不置可否。有人有王者之气,有人有清癯之态,死后各安其份,又何不可,一个被记住的高尚的灵魂是无法用尊贵来评价的。
面对墓地,心里肃然,就在这地下睡着一个也许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个不搞权谋的政治家,一个将自己的灵魂燃烧干净的人,一个宁折不弯的草莽英雄,一个被历史不断改写的先驱。这个人只是想着死后能归于家乡的尘土,而现在,在他的身上覆盖了厚重的大理石,不知他那不朽的身躯还能承受得起这一份新添的沉重吗?
我们围着墓地转了一圈,因气氛不好,没有多耽搁,便走向墓地后方约百米处的陈独秀纪念馆去了。

陈独秀纪念馆是一个很小又很破旧的庭院,两边是两排破烂的平房,中间是一个二层楼房,就像附近的民居,馆藏文物就陈列在这个二层楼房里。院子里没有人,我们贴近窗玻璃向陈列室内张望,光线很暗,除了就近窗户的几张照片以外其他都看不清楚。
在院门边上竖立了一小方陈旧的石碑,上面刻着“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字样,这让我想起来陈独秀墓道进口边上新立的刻有“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字样的石碑,大概是因为文物级别升高了才重修的墓吧。这样的修法本身就是对文物的破坏,可以说是重建的墓地,似乎只是要拔高一下陈独秀的地位吧。如果墓地的性质变成了国家级文物,不知道地方上是否要立一座大庙在那里呢?

3、

朋友带我出了院门,在一条岔开的小路我们走上山坡,去寻找陈独秀后人的踪迹。
上了山坡不远,在山道边上停放着一个黑漆的棺材,棺木被用石棉瓦和红专搭建成的两面通风的小房遮盖。棺木下面铺满的石灰已经发黄,在棺钉部位插着竹快,显然是没有封棺。朋友告诉我这是一个不能封棺入土的死者,因为没有后人相送所以不能封棺而且要在这里等待,大概要等堂里的后人,用后人的头发束钉封棺。细问说法,因为朋友也不是当地人,所以风俗不详。
在停棺的对面是一小片陈姓的墓地,墓形都是普通民间式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问朋友陈独秀之子是不是就葬在这里,朋友也记不清具体的部位,就近看日期都是九十年代立的墓碑,也就没有确定。于是,我们继续向上搜寻。越搜越远,依然没有找到,以至于朋友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带错了道。朋友告诉我他在96年来的时候路口是有一块指向牌的,而我们上来的时候却没有看见。
我们原道返回到了岔路口,在荒草和泥土之下找到了那块被压断的指路牌,蹭掉上面的泥土,“陈独秀之子陈松年之墓向上”的字迹显现出来,这说明我们走的路没有错。沿山坡回上,在清代、民国以及现代杂乱的墓碑中仔细搜寻,我们又回到了那片陈姓的墓地,在这里找到了陈松年的墓,顺着墓碑的落款往周围看,方知这些墓下所葬都是陈独秀的后代。
我在陈松年墓碑的背面找到了记事的碑文,碑文上的字迹很不清楚,隐约可辨“松年乃延年乔年二烈士之胞弟”、“安庆市政协委员”等字样,上面还有诗句,写的很糟糕,没有一点名家风范。
在陈松年墓的边上是陈永年的墓地,碑文上注明永年乃松年之弟,不知道是否是陈独秀的第四子。在下方有松年之女的墓,碑文上刻有“战斗在钢厂”之类的句子,已不成诗,只能说是顺口溜了。
我对陈家的墓地已经没有了兴趣,我久久的站在陈家墓地对面的棺木前,想着这棺木里躺着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4、

快放下你们的葡萄酒杯,
莫再如此的在昏迷沉饮;
烈火已将烧到你们的脚边,
你们怎不起来自卫生命?
呀,趁你们的声音未破,
快起来把同伴们唱醒;
趁你们的热血未干,
快起来和你们的仇敌拚命!
在这恶魔残杀的世界,
本没生趣之意义与价值可寻;
只有向自己的仇敌挑战,
就是死呀,死后也得安心。


这就是陈独秀,是否还有人能记起这就是陈独秀呢?这就是被共 产 党开除的共 产 党的创始人!这就是被托派开除的托派中国共 产 党左派反对派领导人!这就是那个被关在国民党的监狱而不论是国民党还是共 产 党都想杀之而后快的被无数学人所敬仰的学者!这就是因为一碗四季豆烧肉而导致他的生命结束的一个贫病交加的躯体!这就是那个肉身毁灭后也无几人敢亲近的高尚的灵魂!这个人就是陈独秀!

一瓶一钵蜀西行,久病山中眼塞明;僵死到头终不变,盖棺论定老书生。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发表人:桥子

IP:61.191.242.33

发表人邮件:wanqiao168@sohu.com 发表时间:2004-9-26 21:02:56
    能不能公正评价陈独秀先生,不仅仅是其个人的待遇问题,而是涉及我们这个民族的眼界和视野能否真正向前,因为陈独秀所倡导的思想代表的是一个民族的良知!




发表人:写的非常好!

IP:218.22.140.82

发表人邮件:cs@system.com 发表时间:2004-6-25 13:01:26
    当年我去看还是市级文物的陈独秀墓感觉固然凄凉,却让我想到了托尔斯泰的墓。现在我看到了远远望去像个天文馆的省级文物陈独秀墓,让我以为谁个发了大财,把陈独秀的墓地买去修了自己的墓!


上一篇:秋谒独秀墓
下一篇:谒陈独秀墓

 相关专题: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热门文章:
 · 历史的反思——陈独秀研究剪[96097]
 · 独立高楼风满袖[87402]
 · 笨也是鞭子——兼怀陈研前辈[82264]
 · 立志报国,投身革命[81208]
 
 相关文章:
访陈独秀墓[7221]
访陈独秀墓[8898]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Copyright © 2004 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本站顾问:沈寂 程继兵 徐晓春 张皖宿 主编:李银德 执行主编:陆发春 万多胜 蒋正涛

陈独秀研究 投稿信箱:shanghaipet@qq.com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发文管理

联办协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安庆市石化第一中学

皖ICP备11019635号-3 给我留言 捐助网站

| 网站地图 |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 帮助中心 | 图片新闻 |

xml聚合新闻rss2.0 firefox全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