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验码:      
  ChenDuxiu.Net 当前在线154
注册、发文请设置浏览器兼容。   
  纪念新文化运动100周年  研究动态  陈研通讯  独秀生平  独秀文章  独秀墓园  故乡人文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陈研通讯>>陈研通讯
  共有 12099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唐宝林率领“陈独秀研究代表团”访日成功

  发表日期:2004年12月12日      作者:仲石     【编辑录入:多声


发表日期:2004年10月12日  出处:www.chentuhsiu.com  已经有86位读者读过此文

 

94日至13日,前北京陈独秀研究会执行会长唐宝林率领陈独秀研究代表团一行四人,应日本陈独秀研究会和东京大学、庆应义塾大学的邀请,前往日本进行学术访问,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这次访问早在去年114日北京陈研会被突然撤销以前就已协定,原名为“陈独秀研究会代表团”。陈研会撤销后,本应取消,但考虑到中国改革开放的形象,在有关方面的批准下,继续执行,并改名为“陈独秀研究代表团”——想不到,这张过期的旧船票,还能登上那太平洋上的客船,真是“夜半钟声”封不住,“涛声依旧”。

日方对这次学术访问极为重视,在经费方面,除向大学申请学术基金赞助外,还按日本惯例进行了广泛的募捐活动。代表团到达东京时,东京大学综合文化研究科科学系科学史﹒科学哲学研究室著名教授、日本陈独秀研究会会长佐佐木、庆应大学著名教授、日本新一代鲁迅研究领军人物之一、日本陈研会事务长长堀佑造和日本大学中国语教授山口守(日本陈研会会员)亲自到成田机场迎接。然后,由山口君亲自驾车,开车三个小时到日本最著名的名胜风景区箱根休息参观了两天。该地有点像北京的香山,浓荫绿树掩盖的山坡上,点缀着一座座外观漂亮的别墅和公寓楼,内部都是高科技、现代化的装修和配置,再加上湿润而清新的空气,住在此地有住在森林里的感觉,充分享受大自然的恩赐;再加上整个地区是温泉区,几乎每家都有温泉浴室,是房主在城市里劳累后,周末及假期里休息的好地方,更是闭门写作的圣地。山口君说:一到深秋,满山红叶,更是美不胜收。怪不得孙中山、鲁迅等中国名人都曾到此地游览、居住过,并在当地有史迹纪念记载。

7日、9日,日方在东京和庆应两个大学特意为代表团举行了两场“陈独秀学术讨论会”,唐宝林在会上作了《陈独秀与日本》的学术演讲。演讲论述了1901年陈独秀受了中日1894年甲午战争和1900年日本参加的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中国两次被打败的剌激而留学日本、寻找救国道路,至1942年陈独秀在日本侵华最严重的关头去世,日本这个东邻强国,对陈的一生荣辱,产生的极其深刻的影响。首先,日本军国主义长期的对华侵略,作为反面教员,使陈产生持续一生的强烈的救国救亡的爱国主义情思;日本人民尤其知识分子作为正面教员介绍的西方民主主义思想和马列主义中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又给了他寻找救亡之路的启蒙和许多近代知识。但是,在他逝世时,日本已经侵占了大半个中国,中国的抗日战争正处在最艰苦的时期。他没有等到1943年中国和世界大战的转折时期。因此,他没有想到,曾经给了他许多知识和启蒙思想并使他以为找到了救国之路的国家——日本,竟给他和他的祖国带来如此巨大的灾难,使他至死也没有实现救国、独立、自由、富强的梦想。

其它三位前陈研会会员陈之良、黄伊甸、陈杰琏也分别作了《陈独秀早期思想的演进》、《陈独秀晚年与托派》、《陈独秀思想的第三次飞跃》的学术讲演。

四人演讲结束后,日本学者作了评述并提问、相互讨论,气氛十分热烈。所提问题中,有两个值得注意:

问:陈独秀五次留学日本,现在有证据说明他懂英文、法文,但是,没有证据证明他懂日文、讲日语。(有人插话说:那个时代,日文中多数是“汉字”,日文假名很少,因此,不懂日文,也能八九不离十地看懂日文;又有人说:到目前为止,陈五次留学日本,所接触的人多是中国留学生,不像孙中山、鲁迅那样有许多日本朋友。因此,陈独秀五次来日本,到底与哪些人接触?上学情况如何?进行了什么活动?都需要详细、具体地弄清楚)。

答:这正是中日两国学者今后合作所要解决的问题。现在日本陈独秀研究会的成立,正当其时。过去几十年,两国学者已经作了很大的努力,但是,由于战争的破坏等原因,这些问题的开发,收获不大,其成果已经最大程度地吸收在《陈独秀与日本》的论文演讲中,希望今后能有更大的突破。

问:陈独秀后期与托派结合后,其基本主张是反蒋抗日、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的独裁统治;后来又拥护国民党领导抗日,拥护国共合作为中心的抗日统一战线。这些主张与共产党没有区别,为什么把他说成是汉奸、反革命、叛徒?

答:托派的基本主张之一是“党内要有民主”,容许反对派合法存在;在党外,容许反对党的合法存在。而斯大林主义不容许这两个存在。陈独秀问题的要害就在这里,尽管他的许多政治主张和活动与中共是一样的,但由于陈公开反对斯大林和共产国际的瞎指挥,所以中共其它几次路线错误的领导人,虽然也是在共产国际指导下犯了错误,也曾受到过“替罪羊”式的处理,但没有受到像陈独秀那样严重的打击。这种情况,生活在像你们这样“两个容许”的国家中的人,是难以理解的。

由于在代表团到达前日方已在报纸上刊登了讨论会的消息,所以,参加这两次学术讨论会的各方来宾十分踊跃,竟有从大阪远道而来者,还有多家新闻社的记者到场。日方将以这四篇论文为中心,出版日文版专辑。双方还就陈独秀研究问题,交换了珍贵的资料与经验。在日方提供的资料中,有佐佐木从朝日新闻社档案中找到的一幅陈独秀照片,有点像中国广泛流行的陈独秀五四时期标准像,但比它更真实,更丰满,在中国前所未见过。在长堀君翻译的日文版《郑超麟回忆录》(书名正标题为《初期中国共产党群像》)中,也有好几张陈独秀和其它重要历史人物的照片,其中一张陈独秀于1923年底参加共产国际四大时在莫斯科拍的照片,胸前还挂着代表证,也极为罕见。日本陈研会已作出两项决定:一、出版日文版《陈独秀选集》(三卷本);撰写日文版《陈独秀传》,由弘前大学教授李梁和佐佐木合作撰写。佐佐木已发表多篇论文,把陈独秀的思想和活动放到亚洲和世界科学史上,与其它世界伟人进行比较论述,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在其它日子里,代表团由佐佐木、长堀佑造、李梁教授及中国留学生轮流陪同作翻译和向导,参观和考察了陈独秀五次留学日本尚存的遗址——陈1907年读书的“正则英语学校”和1914年学习的“阿西娜法语学校”尤其给人以深刻的印象。陈独秀正是在这两所学校里打下了深厚的外文基础,并可能以当时日本最优秀的英语教科书——“正则英语学校”使用的教科书为蓝本,在反袁斗争失败后的艰难日子里,编写了一部中国学生用的《模范英文教本》。在《新青年》广告栏介绍这本“陈独秀着”的书时,称该书“措词严洁,引例显豁,先生得意之作也”。这两所学校,至今还是日本最著名的外语学校。学校采取非常灵活的教学制度,春、夏、秋、冬,一年开四个学期。高中生、大学生、社会人、家庭主妇和老年人,均可入校学习,而不管你原来的程度怎样。因为,学校中有各种不同程度的班级,因材施教。这种教育制度,充分体现了孔子的“有教无类”的平等教育思想(代表团参观东京现在保存得最好的、气势壮观的孔庙时,在大成殿里,看到一块巨碑,上面镌刻着蒋中正题写的四个大字——“有教无类”)。这种教育平等思想,即使在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陈独秀猛烈抨击儒家伦理思想时,也是给予肯定的。

此外,代表团还参观了现代化的东京和古代的东京两种景观,可以说,日本是最现代化的国家,又是最古老的国家。从某一点来看,日本是世界上保留中国古代文明最多的国家。除了汉字、和服、相扑外,还有气势宏伟的孔庙、关帝庙、观音庙等等。庙宇终年香火旺盛,孔庙则两天一次活动,讲解论语、孙子兵法、三国演义等。当然听讲者众多,所以长年不衰。

代表团还参观了横滨的“中华街”(即唐人街),其繁荣程度大大出乎代表团之想象,而其每年上缴给日本政府的税额之大,尤其惊人。这表明华侨对日本发展所作出的杰出贡献。代表团还参观了专营中国图书的东京神保街。曾代售《陈独秀研究动态》的著名的“东方书店”和鲁迅朋友内山完造创办的“内山书店”都在这条街上。为了避免竞争,各家书店都有自己的特色。如东方书店主要销售中国大陆版的文史哲方面的图书,代表团在书架上看到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桧林主编(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一套《抗日战争史丛书》,(其中一本是唐宝林撰写的《深谷幽兰——战时“国母”风采》);另有一家书店主营港台图书,陈列有《真相》系列图书。看来封锁是封锁不住的,现在是信息化、全球化时代,无论是图书,还是信息,都会像商品一样“出口转内销”。

自然,在电视中,代表团也看到日本右翼政客不少的反华表现。如有一专题节目,从中国多年来石油储存量的猛升趋势,渲染“中国龙”强大对包括日本在内的东亚各国的“严重威胁”。屏幕上出现这样一幅东亚地图:中国大陆地图上画一条巨龙,鼻子和嘴对着东亚各国特别是日本,配以这样的文字:“爆食日本(以日本国旗展示)威胁”。日本人民是智慧的,而这一小撮右翼反华分子,似乎是神经错乱。现在日本人均收入三万美元,而中国才一千美元,就把他们吓成这样!难道中国只能永远做弱国!?中国只能像历史上那样,永远处于被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状态。同时,这些右翼分子还有一种心态:他们蔑视曾被日本军国主义蹂躏过的东亚各国,而崇敬曾给日本人民带来巨大灾难、至今还派兵驻在的美国人。有人说:崇强蔑弱是人之常情:“打倒了你,你才服气。”所以,中国一定要强大,不是为了打人家,而是为了争取平等,赢得尊严。因此,我们不要再损耗在“窝里斗”中。知道了“落后必然挨打”的道理,为什么还以“落后”为荣?“一穷二白好”、“越穷越革命”、“知识分子最没有知识”之类的胡涂思想快快扔掉。日本的强大,一是政治稳定,无论谁上台,都对社会没有震动;二是始终实行科技经济。在这些问题上,我们必须自省,才有出路。战后的日本与中国在一个起跑线上。可是,当我们“以阶级斗争为纲”时,他们就远远地跑到我们前面去了。

自然,在日本看问题,都要分清左、中、右。以上反华表现,只是少数右翼份子的心态,决不能代表日本人民的思想。而且从日本各政党张贴的宣传画中,代表团也注意到日本左翼势力,正在广泛团结,反对右翼的反动行径。他们的目标是:反对修改宪法第九条(其内容是:日本永远不武装,永远不对外发动战争);反对美军驻扎日本,反对出兵伊拉克;反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和平、人权、民主主义,以及保护环境等。所有这些主张,是日本多数国民的要求,与世界人民的目标是一致的。

总之,在日本朋友的精心安排和热情帮助下,代表团短短十天的访问,取得了十分圆满的成功。中日两国人民要世世代代友好下去,才能对两国和世界的和平与人民的幸福作出应有的贡献。这是代表团最深的印象和收获。(仲石)



上一篇:为什么歪曲了历史还要反复狡辩 ──—驳朱洪《是辩诬,还是炒作》
下一篇:再 告 全 体 同 志 书

 相关专题:

·陈研通讯

·专题2信息无
 
  热门文章:
 · 历史的反思——陈独秀研究剪[93454]
 · 独立高楼风满袖[84847]
 · 笨也是鞭子——兼怀陈研前辈[79442]
 · 立志报国,投身革命[78654]
 
 相关文章:
唐宝林率领“陈独秀研究代表团”访日成功[12099]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Copyright © 2004 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本站顾问:沈寂 程继兵 徐晓春 张皖宿 主编:李银德 执行主编:陆发春 万多胜 蒋正涛

陈独秀研究 投稿信箱:shanghaipet@qq.com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发文管理

联办协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安庆市石化第一中学

皖ICP备11019635号-3 给我留言 捐助网站

| 网站地图 |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 帮助中心 | 图片新闻 |

xml聚合新闻rss2.0 firefox全面支持